姜网

姜献华的红色兵站

      编辑:姜姜       来源:姜网
 

“天遂人愿!”

1941年,当姜献华和阮吉昌从上饶集中营的周田监狱逃到正在上饶一所天主堂学校补习英语的姜献松宿舍时,姜献华发出这样的感叹。

姜献华,1914年生于浙赣交界的玉山县下镇镇池头墩村。1925年在新塘边嘉湖小学念高小。毕业后种田三年,深知民苦。方志敏在赣东北搞土地革命使他对革命有了认识。1930年后,他先后在广丰、杭州、上海念书7年。适逢日寇侵华,他在杭州念书时,去南京向国民政府请愿,请求抗日。他组织了中华青年读书会,并组织了上海学生界不买卖私货(指日货)运动联合会,被选为该会主席。期间他结识了地下党员黄若顿。黄若顿指导他搞学运和抗日救亡运动,他积极行动,曾四次被不同的学校开除。

1936年9月,姜献华经黄若顿介绍入党。“八一三事变”后,1938年按照党的指示,他回到池头墩,并联系龚思远、戴静言。

1939年,姜献华参加新四军,由曾山介绍到军部教导队。在皖南事变中被俘,囚禁在上饶集中营,化名张森。他把家庭地址告诉狱中地下党负责人马六,让难友越狱可落脚他家。1941年5月,他越狱回家。他在家先后接待的难友有:史迪、张广、邓毅生、李胜等12人,加上得到帮助救走的共计23人。这些人在姜家的时间或长或短,长的有一年多,短的仅停留了一会儿。许多志士到姜献华家时因斗争环境恶劣,情况复杂,大多未留下真实姓名。这些同志离开姜家寻找组织时,都由姜家提供路上的费用和衣服等。姜献华动员父母、弟妹以及其他亲朋好友,一道从事做好从上饶集中营越狱出来的志士的接待工作,尽最大努力关照并安置好越狱同志。他家因之成了集中营越狱人员的一个临时落脚点和返回革命队伍的中转站,被革命志士们亲切地称为“红色兵站”。

姜献华接待的最后一名志士是成功领导茅家岭暴动的军事指挥李胜。

当李胜到姜家时,姜家已被日寇洗劫,十分困窘。姜献华把家里七拼八凑和向亲戚东挪西借筹措到的120元,连同路条一起交给了李胜,并告诉了浙江桐庐一个吴姓表兄的地址,说钱不够可向其表兄借,以后他会还的。后来,李胜到浙江后,正是拿到献华表兄的200百元钱,才得以顺利地返回新四军驻地。

姜献华不仅做好接应工作,还做好越狱志士的保护工作。

由于来到姜家的志士比较多,为了减小目标,经大家共同研究,对暂时走不了的,决定尽可能地分散隐蔽。研究的结果是——刘诚到山里烧石灰,黄志刚协助做蜡烛,张广和孙克到池头墩教书,代替姜献华一个堂哥的工作,邓毅生留在岩山底。

当日军入侵玉山时,姜献华家的房屋和粮食被烧毁。为了使“红色兵站”能够继续发挥作用,姜献华冒着被国民党特务发现的危险,亲自到上饶选择做蜡烛的地址,并开了家名为“新光”的蜡烛店,由弟弟献松操持。献华给弟弟三个任务:一是赚点钱补贴大家的生活;二是打听集中营的消息,并做好接应工作;三是挣取集中营逃出同志的路费。献松按照哥哥的意见,苦心经营。新光商店一直正常地运行着。直到1943年2月底,孙克到上饶和献松一道出去收账,被原集中营的特务发现、跟踪,逮捕了献松和孙克,新光商店这个秘密联络点才被破坏。

位于池头墩的红色兵站,如今已经倒塌得只剩一面墙了,原来的新塘边小学保存的比较完整,但也需要及时修缮。这些建筑是当年姜献华在掩护同志越狱与撤退的秘密场所,是重要的革命历史遗存。

红色文化遗存具有重要的价值与特殊的意义,它是几代人红色记忆的主要载体。上饶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专家认为,红色文化遗存是红色记忆的重要组成部分,保护与修缮工作刻不容缓。要高度重视保护工作,深入挖掘梳理红色兵站的革命故事,鼓励支持民间力量,全面抢救濒危抗战文物史料。通过寻找红色记忆,向民众传播新四军铁军精神,传承红色基因,激活革命文化的生命力,进而发挥其纪念历史、弘扬典型、追忆英雄、教育人民的感召作用。

当地政府与姜献华后人表示,将积极采取保护措施,做到旧址复原,修旧如旧,保留红色兵站真实的历史记忆,让更多人知道这段红色故事,更好地发挥红色文化凝神聚魂、砥砺初心的作用。

(林夏立记者戚虹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